【成都老人挑战世界马拉松大满贯:我80岁都能跑 你们不能?】

  • 时间:
  • 浏览:15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姚雯君)4月23日报道 世界六大马拉松赛,8000多公里,这些数据都汇聚到了一个人79岁的成都人身上——罗广德。

  记者见到罗广德时,他穿着一件印有“79岁跑芝加哥”字样的运动衫,身材中等,走路挺拔,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就算从脸上的皮肤看,也不能看出是79高龄的老人。“你们等我,我上楼去换我的‘战袍’下来!”

  

  罗广德平时锻炼

  8000多公里 相当于成都到北京两个往返

  在罗老居住的小区里,他开始给记者絮叨自己年轻的时候。“别看我现在拥有在全世界跑马拉松赛事的身子,其实以前我身体是真不好。因为身体不好,我的父亲专门给我取了个小名叫‘长生’,寓意希望我长生不老。读书那会儿个头儿特别矮,坐在第一排,老师连劳动都不让我参加。”

  16、17岁,罗广德进入了铁道部第二勘测设计院当助理工程师,每天拿着仪器在野外勘测,因为工作原因,加上自己好动,身体才慢慢变得强壮起来。

  进入老年生活的罗广德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和马拉松扯上关系。一切都是因为两个儿子。“儿子跑步,而且每年都会拿回来很多奖牌,我就很欣赏他们。他们是双胞胎,按道理说先天的身体情况不算很好,但是坚持锻炼后,他们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明显变好了,几乎不生病。在他们的影响之下我开始参加长跑。”

  2013年,73岁的罗广德跟着两个儿子去到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参加一个马拉松活动。“那是我第一次接触马拉松,因为我有腰伤,就只能跟着他们慢慢走。我看到很多60多岁的老人,男男女女,又黑又瘦,他们跑完后戴着奖牌,我是真心羡慕他们,他们很有精气神,充满了活力。”

  返回北京的专车上,罗广德专门跟老人们坐一辆车,跟他们聊天。心想,如果我能像他们一样跑个半程马拉松就好了。

  第二年,罗广德又去了,跑了10公里,耗时80多分钟。

  第三年,罗广德下定决心要站在赛场上,开始训练长跑。“最开始一公里都跑不到,腰疼,疼了我就缓缓,就这样走一段跑一段地训练。”

  同样是第三年,罗广德在重庆拿下了自己第一个半马奖牌。“最开始我的初心是拿一个半程马拉松的奖牌,就很满足了,拿了之后我就觉得我应该向全马冲击一下。我的首次全马献给了洛杉矶,耗时5小时51分。”

  从2015年到去年底,罗广德已经跑了8000多公里,相当于成都到北京两个往返。

  遭遇122年以来最恶劣天气 明年再战波士顿

  WMM世界六大马拉松赛(纽约、伦敦、柏林、波士顿、芝加哥、东京)的赛道,罗广德都站上去过,并且已经完成了五个。“现在还有最后一战波士顿,准备在明年4月份完成。等我完成之后,我就是世界华人这个年龄段里第一个完成WMM世界六大马拉松赛的大满贯跑者。”

  

  罗广德跑纽约

  

  罗广德和两个儿子跑东京

  既然站上过波士顿马拉松的赛道,为什么没有完成呢?这是罗广德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比赛。“去年4月16号,我参加了波士顿马拉松赛,但不巧的是我遇到了122年以来最恶劣的天气。起跑温度零下一度,逆风6.5级,下大雨,路上结冰。”

  罗广德回忆:“当时,波士顿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开赛当天的雨也很大,还没开跑,1000多个跑友就选择了弃赛。我当时穿着羽绒服起跑,才出发鞋子就进水了,看到是草坪,踩下去就冒水,衣服也淋湿了,帽子也湿了。越往后跑,我的羽绒服就越来越重,后来没有办法我就脱掉了厚重的羽绒服继续跑,当时瞬间觉得轻松了很多,但是里面的衣服也已经全部被雨水淋湿。跑到10公里后,我身体开始失温,在儿子的搀扶下,我还是坚持跑了半马,最后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才不舍地放弃了比赛。”

  “一开始没有退赛是因为我想挑战自我,作为一个中国老人,能站在世界马拉松皇冠上的明珠这一站,已经是很大的荣耀了。我还在赛道上跑了一半的距离,对我的一生来说是非常珍贵的经历。”

  波士顿马拉松弃赛后,罗广德心有遗憾,毕竟完成世界六大马拉松赛是每个马拉松跑者的梦想。“我决定再去挑战!我的梦想是80岁前拿下世界六大马拉松赛,明年8月就是我80岁的生日,所以4月的波士顿马拉松我一定要拿下。”

  后来,罗广德又参加了海口马拉松、成都马拉松和今年的温江马拉松。“这都是为了明年4月份,能去波士顿马拉松摘下皇冠上的明珠!。”

  

  罗广德获得的奖牌

  我80岁都能跑步 难道你们不能跑

  到前天为止,罗广德已经跑了10个国内半程马拉松。包括重庆、成都温江、兰州、西安、海口、井冈山、张家港等。“我现在每周平均跑量是50公里,一周跑四到五次,还要去健身房进行基本的体能训练。作息规律,坚持锻炼,体重也从78公斤下降到了67公斤。”

  “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关键是要行动起来。现在的年轻朋友很多都缺乏锻炼,作息时间不好,我希望年轻人都行动起来,我80岁都能跑步,难道你们不能跑吗?”

  现在,跑步成为了罗广德一家的必需品,成为了生活的常态。“我们讨论的话题也变成了‘今天你锻炼了吗,跑了多少公里’。”更难得的是罗广德75岁的老伴儿也跑起来了。“以前她三高,只能跟我一起走。现在她跑每个马拉松的欢乐跑,已经跑了两次了,戴上奖牌的时候也非常高兴。”